声明:本网站所有作品已注册版权,如需使用,请联系我们。

这位在大英博物馆办画展的泉州画家,他的画登陆上海外滩了!

泉州是东亚文化之都,历史悠久,文化艺术底蕴深厚,艺术人才辈出。前不久,刘以通“ 水墨幻象”个人艺术展在英国大英博物馆展览,受到了国内外艺术收藏界的好评和青睐,也给古城泉州增添了光彩。


2019年3月22日,“水墨幻象”艺术正式登陆上海外滩——上海市虎丘路27号外滩美术馆,与世界知名的里森画廊、毕加索画廊和贝浩登画廊为邻,共展世界多元艺术风采。现场客人络绎不绝,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驻足仔细观看“水墨幻象”画作,为眼前独具特色的“中国风”拍手叫好!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8.jpg




上海市虎丘路27号的历史建筑“琥珀大楼”,原建筑始建于1930年,该大楼曾是民国时期中央银行旧址。这条历史上曾被称为“博物馆之路”的街道时至今日仍是上海外滩美术馆、复星艺术中心与佳士得拍卖行等多家重要美术馆与文化机构的聚集地。


21.jpg


刘以通在大英博物馆接受新华社采访

19.jpg


以人生之幻 作水墨之象

20.jpg


《福建日报》采访刘以通


他是一个农民,一辈子生活在这个小小的闽南渔村,普通话都说不利索。


他是一个画家,从小心中水墨滚涌,尽管坎坷的生活没有给他太多的眷顾,但他却在晚年,有了一片绚丽多姿的世界。


从英伦归来,刘以通整个人都显得轻快起来。


无意中成为福建首位在大英博物馆开个展的画家,年届七旬的刘以通没有想到,自己的水墨幻象画作能在艺术积淀深厚的欧洲得到喜爱和认可。


画逢知己的满足感,让刘以通多年来的人生浮沉,积蓄难平的心绪,以及十七年卧薪尝胆画僧般的岁月,也不再那么苦不堪言。


  人生如幻


大堡村,石狮祥芝港边一个典型的闽南渔村。


临海而居,以海为生。海风的吹拂,给生活在这里的脸庞刻上了海的颜色。


1950年生于斯的一个刘家男孩,让人颇觉不同。肤色玉白,五官好看,加上自小聪明,深得爷爷喜爱,取小名叫阿越。自懂事起,阿越就爱乱涂乱画,用瓦片、木炭、电池里的黑材料,在地上、墙上,画船、画鱼、画生活。


爷爷见阿越画画有模有样,且一点就通,就为其取名以通。有一次,刘以通画完一张画,并用火柴穿过画和蚊帐,把画固定在蚊帐上,爷爷看见了高兴地说,你这么爱画画,长大了就画画赚钱吧。精通周易的爷爷,不知是无心之言,还是早有盘算。当时的渔村中,邻居亲戚大多以渔获为生,以画画谋生的,只刘以通一个。哪怕许多年后渔民早已上岸离乡打拼,刘以通亦经历人生浮沉之后,终究还是没有离开画画,


“我一有时间就画,做梦也想着画画!”刘以通儿时凭着执着的爱好,无师自通,依着课本的插图、小人书上的人物,刻苦描摹,惟妙惟肖,同学老师观之无不叫绝。加上悟性和勤奋,刘以通紧握画笔的手一天也没停止。


20世纪60年代中期,在晋江二中上学的刘以通,猛学素描、白描,打下构图、线条的扎实功底。后来全国“闹革命”,没学上了,他就在家偷偷学木刻。


天赋和坚持,让刘以通年少成名。1974年,刘以通就已在《福建日报》等媒体上刊登多篇绘画作品,并多次参加全国性画展。此后,他连续多年参加全国性画展,他的名气也远播大江南北,为人熟知。


上世纪80年代初,闽南得改革开放风气之先,经商日兴。1984年,已经成家的刘以通为糊口,开办了一家教具厂,专门制作教学画图。其间虽搁置了艺术创作,但他手工制作过数百万幅挂图,加上对纸墨性能的实操研究,为其以后的艺术创新做了材料技艺上的扎实积淀。


上世纪90年代初的石狮,被誉为“东方小上海”,来自全国甚至海外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纷纷涌进。裹挟在改革开放第一波经济热潮中,刘以通却在房地产行业受挫,成为他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商海险恶、人心不古,让心气高傲的刘以通意气难平,他将自己封闭家中,大门不出。


这一关,就是十七年。好在,还有画画。


  无笔之境


刘以通的家,是两层的红砖大厝,以石为基,以柱立廊,颇似骑楼。


这栋房子,是刘以通与自己内心和解的精神家园。当然,还是通过画画。


因着家族的基因传承和熏陶,刘以通自幼就对中国传统的人文历史感兴趣。如果说之前刘以通的画作多为写实,那么从1990年起,他的画风开始走向写意。加上他钟情于中国水墨,“水墨幻象”成为他人生和艺术突围的方向。


十七年间,他经常彻夜不眠,昼夜作画。离海几百米,却眼不见浪,耳不听涛。


十七年间,曾画成两虎,观者无不赞叹,他却至今都没落款,只因觉得还没达到最好。


十七年间,他的作画工具从瓦片、木炭、笔……最终练出无笔之境,自成“水墨幻象”派……


艰难困苦,琢之磨之,玉汝于成。


刘以通的水墨幻象画引起共鸣和好评。有人这样评价道:“观其画境,无异于精神之漫步,心灵之远游。他用大写意的笔法写自然,在水墨创造的另一个自然空间里,以心入境,再现心灵宇宙,演绎丰富的内心世界,诠释着天人合一、万物和谐的精神境界。”


水墨幻象,于刘以通的艺术,是破茧新生。于刘以通的人生,亦是逐渐迎来高光时刻。


这几年,寻觅水墨丹青的人,频频来到这个闽南渔村,刘以通应欧盟中国经济文化委员会邀请,在法国戛纳世界电影节期间举办“刘以通中国水墨幻象艺术展览”;为迎接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厦门市博物馆举办“艺术中国(厦门)国际交流展”,刘以通创作的《根深叶茂》等四十幅作品入选参展;去年底,受英国大英博物馆邀请,举办“中国水墨幻象刘以通个人艺术展”。


对于创作,刘以通一直坚持不能拘泥于传统,应该精诚炼画,形成自己的风格。走向国际,刘以通却非常注重凸显中国传统的特性。每次重大活动,他一定着中式服装,讲中国故事。


此次大英博物馆个展归来,刘以通内心更加宽广通透。看惯了印象派油画的西方人,对着他的水墨幻象又惊又喜,他沉郁的内心也生出许多欢喜来。“全世界的艺术都是相通的,我要做世界的艺术家。”他说。


想做世界的艺术家的刘以通,正在准备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办展,忙得不亦乐乎。


上海市虎丘路27号1F10室

电话:13105098888

(周一至周日无休)